2013年9月8日星期日

給這位同學的回信

亲爱的朋友, 谢谢你的来信!

 天安门民主大学的老师朋友们都认真读了你的来信,非常感动,委托我代表他们向你致以问候并祝你暑假愉快!

 我们离开大陆已经多年,每当想到祖国情况就情不自禁,尤其看到有为的青年才俊思想开放,胸怀世界而又能脚踏实地,更是无比高兴;因为中国要改变,端赖有一批有理想,有才华,有勇气,有品格的年轻人站出来,这样,中国就会有改变。 

作为年纪比你们大一些的人,我们经历过一九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有的人经历更丰富,深深地认识到人是有责任的,每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

但是,在一个不开放,不自由的社会里,人常常陷入许多网罗。物质主义,权欲,心灵麻木,没有人生目标和方向,国家机器的压迫,社会生活的极度不公正,生存之不易及人的有限性,这些都象绳索一样捆绑每一个人。

暴富者乖戾,贫困者丧气,高位者贪污,等等,无不使人生显得黯淡。但是,作为有灵魂的人却能突破环境,突破压迫和困境。

人可以冲出网罗,看到光明,只要心灵开放,了解当今世界文明之潮流。

亲爱的朋友,从你的来信中,我们读到了你的精神。 我们有许多办法帮助你和与你一样的青年了解真相,了解世界。

请保持联系,注意安全,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广交朋友。 你看,头上的天是多么辽阔;你听,历史从未来逼近。一个新的时代就要诞生。投入一场伟大的事业,就是人生之大幸。

 专此 敬礼!

 天安门民主大学老师 二零一三年七月三日

给天安门民主大学老师们的一封信

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各位老师,89的前辈们,

你们好!

我叫原帅,生活在大陆,现在还是一名学生,目前还只能依靠家里每个月给的生活费维持日常开销,可以说是还没有独立的人格。

自从知道了民主大学复校的消息之后,心里面非常激动,有的时候很想很想离开大陆,来到你们身边,为民主的事业做出大作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写写随笔抱怨抱怨,课余的时候几个人在一起讨论讨论,这样的小打小闹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在大学学习,尽管环境非常的封闭,同学们的求学思想也不是那么的单纯,但是或多或少的都能了解到一些有关于宪政,自由,民主,法制,普世价值等等的信息,总体来说人们的民主意识还处在萌芽阶段吧,刚刚破土而出,有些时候跟同学探讨这些问题,同学们也不是很接受,在他们的想法里,好好的学习,将来有一份好工作,不给家里面增加负担就是他们努力的全部。

我到家里跟姥姥,父母亲在说这些问题的时候,家人也都是表现出畏首畏尾,事不关己的态度,发生激烈讨论的时候,家人们甚至会对我做出批评,有些时候感觉挺失望的,也很气愤,中国人受压迫,被洗脑的时间太久了,人们逆来顺受惯了,思想上很难摆脱那些奴役思维,胆小怕事,有些时候心里面明白,表面上却装糊涂,真是有一种战场赴死易,唤醒生者难的感悟,但是看到那么多的人参加联署,那么多的人为了争取权利,争取民主,起来奋斗进行演讲,心里面很受鼓舞,从心里面相信,中国会有那么一天人们会活的更加幸福,不会受到压迫,不会担心贪污腐败,那些欺男霸女,趾高气昂,颐指气使飞扬跋扈的人会越来越少,人们生活的更加自由,社会充满博爱与正义。

 刚刚看了天安门民主大学网站上的公告,说是作为学员和义工可以提一些建议,所以我就想说一下大陆这边我看到的一些情况,我觉得大学的宣传在大陆这种封闭的环境来说,力度十分的不足,有很多的人并不知道这个消息,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1989年6月4号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90后,在我们这个没有新闻自由,机关党报肆意鼓吹的环境下再加上人们的传统思想价值观念的扭曲,有些时候真的是很人微言轻,对大环境没有丝毫的影响,我们缺乏正确的意识教育和获取信息的渠道,缺少更加具有影响力的宣传平台.

以往我们获得信息都是通过翻墙找一些代理的方法,但是近些日子,越发的觉得翻墙越来越困难,而且很是繁琐,有些时候只能看到一些文字信息,图片和视频都不能观看,所以我觉得如果大学开始正式授课的话,这些问题可能会影响到大陆的同学观看或者阅读教学的内容,希望老师们能够想出一些办法,解决大陆网监的封锁问题.

我个人觉得推出一个像“自由门”这种类似软件,很不错方便人与人之间的传递与宣传,不知道在大陆用网易邮箱发送会不会被拦截,希望老师们能够看到这封信.

谢谢!

肖霄的回信

方政老师: 

您好,非常荣幸收到您的回信,非常激动。

我是在几年的孤军奋战后得到这样的信息,道不孤必有邻,非常感谢方政老师与诸位老师。

我创办这份杂志也正是希望能够在国内多做一些事,更是非常荣幸能够在民主大学的网站上刊出信件与刊物,复刊后我也一定第一时间将新刊发送,谢谢。

 给所有的同仁和老师问好,祝愿民主大学星火相传,我也会尽自己力量将这信息更广泛地传递出去。

 请接收我最深的敬意和祝福!

 肖霄 2013年8月21日

給肖霄同學的回信

親愛的朋友肖霄你好!

 我受天安門民主大學同仁們委托寫信與您聯繫。 首先向你致以親切的問候!

仔細閱讀你的信我們都倍受鼓舞。看到你花這麼多時間和精力與我們聯絡,尤其看到你編的少年中國第三期,我們都感受到了你的激情和理想並務實的精神。

 我仔細讀了少年中國一刊,為你的思想和才華感動。 天大目前正在加緊籌備中。無論是辦學還是從事出版一切圴為一個目標,結識一大批智仁勇優秀人才。當務之急是要廣泛聯繫朋友,群策群力。

 正如你說的:『真心希望今天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与诸位心心相印,⋯希望能够将民主启蒙的思想传播给更多人,能够为中国的民主献出自己的力量。』這也正是我們的希望。 你一人能辦出如此高質量的雜誌,真了不起!多保重!盼經常聯繫。如你同意,你的來信和刊物及此信將在天大網絡上刊出。請來電郵告知是否可以?

 此致 敬礼!

 天安門民主大學諸同仁 八月二十日

國內聯署人來信

民主大学的同胞:

问好!

无论这封信对面是谁,请接收我最诚挚的问候与祝福,因为无论你们是谁,都是中国民主的前辈与导师,你们给中国以希望。附件是我自己创办的一份杂志《少年中国》,真心希望今天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与诸位心心相印,我曾在联署签名上说到我的希望,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是学校的一名学生,以后,我则希望能够将民主启蒙的思想传播给更多人,能够为中国的民主献出自己的力量。

这份杂志我一人创办、编辑和传播,虽受到了许多同志的支持,但历经半年终无以为继,以致停刊,在国内做了一些事业来安身立命,直到现在,却没有停止过我的写作。第五期的一些文字也不得不投递给其它杂志,幸亏在中国有这种思想的杂志还有,得以使部分文章能够发表,虽无稿酬,终于有些欣慰。

这四期发给诸位,希望大洋彼岸的同胞能够给予评价与支持,也希望国外能够有一些平台可以发表我的一些文字,包括我的长篇小说,我曾想过,即使用任何人的名义去发表它们都可以,因为对于我来说,文学作品具有自己的生命,我们只是去发现它而已,但它们本身体现的审美情操与道德价值,将是对人类的共鸣与警醒。希望更多地看到知识分子的团结与更多的作为吧,我也会更加努力,争取早日复刊,谢谢诸位。

此致 敬礼!

肖霄 2013年8月19日

2013年9月6日星期五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工作进展顺利


今年“六四”,海外一群中国民运人士在美国旧金山宣布“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紧接着开展筹备工作,至今已经三个月。复校筹委会召集人方政对记者表示,三个月来筹备工作进展顺利,学校总体架构方案已制定完成,学术委员会自建立后召开了十次会议,网络教学平台正由专业人士构建,明年“六四”前部分课程便可进行测试性教学。 

记者从获得的一张“天安门民主大学”总体架构图看到:“天安门民主大学”将在校董会下,设“校务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校委会下属教务组、联络组、技术组、财务组和青年部,学校还设有图书馆、出版社、各地交流点、入门网站、教学网站,分属校委会下属各组与学术委员会管理,或者交叉管理。总体架构方案,送交校董会审批后正式实行。这张图也表明,“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工作已取得重大进展。 

复校筹委会召集人方政对记者表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工作取得重大进展的标志是学术委员会的运作,已召开十次会议,讨论教学方向,遴选课程和教师。他说:“目前我们已经有十位有资历、学有所转、学有所长、而且有热心为‘天安门民主大学’做贡献世界各地的著名学者组成学术委员会,他们中也有人同时承担学校的部分教学课程。” 

复校后的“天安门民主大学”是网络大学。方政表示,构建网络教学平台也是复校筹备工作的重要方面,他说:“因为我们是网络大学,怎样能够让大家更好的把握运用,让学生容易学,让学者的讲课便于传播,这样的网络平台我们正在与专业人士合作构建。” 

“天安门民主大学”成立于89“六四”前夕,开学不到十个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被迫停课。时隔24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成为当前中国民主运动的一个令千万人关注的重要事件。 

方政表示,照目前筹备工作的进度来看,明年纪念“六四”25周年的日子举行“天安门民主大学”开学典礼将不成问题。三个月来,复校筹委会收到一些学者要求参与教学工作的申请,收到海内外许多青年要求为大学当义工的申请,这都给筹委会成员以极大鼓舞。 

方政表示,复校筹备工作还剩下九个月,日前筹委会已经制定了一个未来九个月的工作进程表,将每项工作完成的时间落实到每一位负责人身上。方政表示:明年“六四”25周年纪念日到来前的一个月或者两个月,“天安门民主大学”便将开始招生,并进行部分课程的测试性教学。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常見問題F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