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5日星期二

致联署人的一封信

亲爱的各位联署朋友你们好! 

在茫茫人海中,我们因恢复和扩建天安门民主大学一事,借着互联网走到一起来了。我们无论是过去相识的,还是新认识的,共同的理想和事业使我成为相知的朋友,将来还要成为一起为中国民主自由人权宪政而奋斗的战友。 

作为朋友,让我们一起开诚布公来交流,互相鼓励,互相帮忙。天安门民主大学已经宣布复校了,网络平台也已建好,联署的朋友已过二百多,主流媒体及网络媒体都对之作了大量的报导,访问者已近三万。可以说,全世界鄀在关注浴火重生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如何有进一步的发展。 

天安门民主大学目前有许多重要的工作要展开。我们根据联署人自己填写的志愿有以下几项分工。 

第一,对于联署参加意愿做校董的朋友,我们目前正在起草校董会组成规则。非营利机构501 C(3)正在注册申请中。如有具体建议和想法,请与筹备组联系。 

第二,对于联署参加做教员的朋友,请尽快提供一份详细的学术简历和照片,(包括个人博客或已出版的书籍),以及准备教授的课程大纲,供校学术委员会讨论批准。 

第三,对于联署参加做学员的朋友,在学校正式开课前,请你们广泛联系志同道合者,一起加入学员队伍。也可将你们所希望的网络教学形式告诉我们。 

第四,对于联署愿意奉献时间的朋友,当务之急需要你们广泛收集有关民主自由人权宪政的文献资料,充实天安门民主大学图书馆。 

第五, 对于联署愿意技术支持的朋友,目前我们 亟待解决网络大学的传播和安全问题。 

现在最重要的是请已联署的朋友,继续将民主大学的消息传播,争取更多的人都来联署。 

天安门民主大学浴火重生,与其说是少数人在推动,其实是大形势使然。今天中共一党专制已穷途末路,过街老鼠,正有点象『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大家来办天安门民主大学,推广自由民主人权宪政之正道。 

中国古人说,二人齐心,其力断金,万众一心,众志成城,我们天安门民主大学只要大家齐心,一定会做出成绩来,办成一所中国民主大革命的新『黄埔军校』。 

请联系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组邮箱:tu8964@gmail.com 我们会及时回复您的电邮。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陈奎德与方政对谈:“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方政先生,天安门民主大学筹备组召集人 

一、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的背景

1. 精神及历史传承:24年前的天安门民主大学——短暂而辉煌的历史瞬间
2. 复校缘起
3. 复校宗旨
4. 发起人与筹备组的期许与愿景

二、再生的天安门民主大学所面对的中国与世界

当今中国,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人文环境的灾难更为深重:斯文扫地,瓦釜雷鸣,贪赃枉法,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数千年文明的古国,道德沦丧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北京当局最近发动重新洗脑运动,发动意识形态战争(返毛化——三自信,七不讲….等迴光返照之举),将导致中国沦入万劫不复深渊。 

三、天安门民主大学的文化承担与历史使命

中国的教育危机:

中国当代教育的问题,不自今日始。实际上,1949年以降,尤其是1952年院系调整后,谬种就已播下,之后连绵流传,灾祸迭起,积重难返,鲜有宁日,以至今日已难于收拾了。

其源盖出于其基本制度:政“教”合一,党化教育,党委治校,官本位制。政府控制式的衙门化,“狼奶灌输”式的意识形态化,以及最近二十多年来所新添的过度商业化,是教育危机的根源。 

此外,也源出自中共前领袖毛泽东的反智主义、民粹主义的农民乌托邦的色彩。毛反复强调所谓“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由于早年的经历使他对现代教育系统和知识份子有难以掩饰的仇视和蔑视,从而实施了空前严厉的愚民主义,使中国教育与世隔离,倒退至蛮荒愚昧之境。 

邓小平接替毛主宰中共之后,虽然一度使中共与知识界的关系有所缓解。但由于党管教育的基本构架未变,因此“面向世 界”给教育界带来的活气与旧教育制度之间产生了极大的张力,最后演变为1989年64惨剧.事实上,教育界仍是中共式政治经济文化体系最后的也是最 顽固的一座堡垒。

中国的文化危机:

1949年共产主义入主中国后,最大的、后果最为严重的遗产是,礼崩乐坏!即:伦理道德体系文明传统崩溃:是“ 人坏掉 了”。中国由此陷入非文明乃至反文明的荒芜野蛮的人文及自然生态环境;其次的恶果才是坏的民粹主义等社会心态和制度遗产。 

共产式政教合一的社会在价值规范方面的虚伪性:失败的意识形态与实际政策走向的二元分裂,实际行为和宣传口号的二元分裂,隐蔽行为和公开行为的二元分裂,上层标准和下层标准的二元分裂,摧毁了统治集团公开宣扬的道德规范。而消费文化又对中共「党文化」以及传统中国文化这两种价值体系产生了进一步的消解作用。因此,物欲狂潮不得不泛滥于没有现代法治、群体信仰幻灭、传统价值断代、宗教精神贫弱的土壤上。有鉴于此,毫无约束的拜金主义,成了脱缰的野马,催生了触目惊心的道德文化危机和总体价值崩溃的现状。

四、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基本架构 

1. 以目前复校筹备组为基础作为复校后网络大学的具体决策和执行机构——【校务委员会】。
2. 校务委员会细分为:技术组、外联组、财务组等,各组由校委会指派一、二人负责,以招募工作人员、管理义工、保障学校的正常工作。
3. 聘请6-9位资深学者建立【学术委员会】,负责学校教学事宜,如:审定教学大纲、教员之资格审定与延聘、课程设计、颁发学员结业证书等。
4. 由热心捐资支持学校的人士组成【董事会】,负责筹集资金与监督资金使用情况。
5. 在恢复实体学校之前,网络学校阶段暂不设校长一职。
6. 可在必要区域设立校务工作分部,协助校务委员会处理当地事务,如:联系当地学者、组织当地学员研讨、管理当地义工等。

五、天安门民主大学近期工作目标 

复校后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先期将以网路大学的形式出现,以期办成二十一世纪中国民主政治的「黄埔军校」,为中国的民主化培养成千上万的栋樑之才。

六、前瞻中国人文之运 

教育乃天下之公器。中国融入文明世界的变革,有赖于制度与人的互动性的变迁。有制度变迁而无人的变迁,则新制度将难于运转 而归于无效;有人的变迁而无制度的变迁,新人将在旧制度的绞肉机中重行退化坠落。对人的素质变迁而言,教育将承担最基本的功能——塑造心身的功能、塑造新 公民的功能。而中国老话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确是需要悠远深厚的土壤长期滋养的。 

中国人百年民主宪政的悲怆奋斗,一脉相承,唯民主宪政能救民族于水火、解华夏于倒悬。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2013年6月6日星期四

凤凰在烈中涅槃,却又在浴火后重生——“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美国旧金山华人纪念“六四”24周年系列活动,有一项内容令举世关注:1989年6月3日成立,开学不到十个小时,便在“六四”屠杀中被迫停课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将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复校的筹备工作于“六四”24周年纪念日正式启动。 

复校筹备委员会由方政、封从德、张伯笠、熊焱、葛洵五人组成。方政担任复校委员会的召集人,他原为北京体育学院的学生,在“六四”清晨,和同学们一起撤离天安门广场时,为救助一位女同学,被从后面追上来的解封军坦克辗断了双腿。封从德、张伯笠、熊焱都是89民运的学生领袖,张伯笠就是当年“天安门民主大学”的校长。葛洵则是著名的中国人权关注者、《良心中国》网站创办人。 

24年来,“天安门民主大学”在人们的记忆中从未消失,她犹如一只凤凰,在“六四”那场烈火中涅槃,如今却又在浴火之后重生。 催动“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的,有四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他们中,包括赵紫阳担任总书记年代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中央体制改革委员会主任鲍彤,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余英时,美国西东大学荣誉教授、前亚洲学系主任杨力宇,中国著名政治学者、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所所长严家祺,以及徐文立、陈奎德、万润南、郑义、苏晓康、宋时雨、王军涛、廖亦武、贡嘎扎西、胡佳等。他们于5月17日发表《复校宣言》,指出:“教育乃立国之本,民主教育乃中国大转型之当务之急。恢复与扩建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将秉承当年追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办学理念,培养与造就一大批智仁勇全备的人才,以推进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这篇《复校宣言》目前已获得世界各地两百多人签名连署,其中三分之二连署人来自中国大陆。 

刊登《复校宣言》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网站开通不到十个小时便被中国政府的网络防火墙屏蔽,但屏蔽后的网页点击量却急剧上升,显然“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作为近年来中国民主运动最重要的事件,理所当然受到人们的关注。 

鲍彤、余英时、严家祺等知名人士都发表讲话或致信,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鲍彤在讲话中指出:目前在中国,民主的启蒙比民主的实践更加重要。“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后,他愿意报名读初级班,作一年级学生。 

余英时教授致信表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是“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他对这所大学复校“有很大的期待”。 严家祺在贺信中说:“‘天安门民主大学’在复校,这是中国历史正在发生转折的重要标志。”严家祺当年曾担任“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在“天安门民主大学”开学后向天安门广场上的数万名学生和市民开讲第一课、也是唯一的一堂课:什么是民主、自由、人权、法治。严家祺说:“‘天安门民主大学’的精神就是在天安门、在北京、在全中国大地上弘扬‘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精神。” 

“天安门民主大学”预定明年的某个时候正式开学授课,时间也许是“六四”25周年纪念日。到时,这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将以何等的美丽在互联网上展翅飞翔,向国人传播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理念与知识,人们将翘首以盼。

2013年6月2日星期日

鮑彤盛讚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視頻)



鲍彤:民主大学肩负启蒙任务意义深远

在89民运中诞生的"天安门民主大学",6月3日开学不到24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被迫停课撤离天安门广场。近24年后的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将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校址设于美国旧金山,并成立了由方正、张伯笠、封从德、熊焱、葛洵五人组成的复­校筹备组。四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联名发表复校宣言。在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期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为发起人之一。本台驻旧金山特约记者CK日前通过­越洋电话访问了鲍彤先生。鲍彤表示:他愿意报名读"天安门民主大学"初级班。他认为目­前在中国,民主启蒙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他相信"天安门民主大学"一定能够办好,超­过现在名声很大的"孔子学院"。

记者:鲍彤先生,旧金山这边正在筹备恢复"天安门民主大学",这个大学经历了24年,­又以原来的名称复校,您的评价怎么样?

鲍彤:我很高兴。作为国内发起人之一,恢复这个大学,我感到荣幸。我应该报名参加这个­学校的初级班,从第一课开始学起。我觉得在中国进行民主启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启蒙才有实践。当然并不是说启蒙可以代替实践,但在今天中国大陆,谈­民主的实践,恐怕在相当程度善是一种奢望,但进行民主的启蒙,这是迫切的、现实的要求­。我觉得我就需要民主启蒙,因此如果这个学校恢复的话,我很愿意成为这个学校初级班一­年级的学生,尽管我八十多岁了。

记者:您认为这个学校办起来之后,应该坚持怎么样的办学原则呢?

鲍彤:我想办学原则本身应该体现民主。对民主的理解实际上是不完全一致的,也不可能完­全一致,永远不可能完全一致。民主本身是在争论、讨论、实践、修改当中不断的有所充实­、有所完善、有所否定、也有所肯定。因此我希望能够把各种关于民主的学说,跟在各种不­同条件下实践民主的经验教训,广泛搜集起来,向大家尽可能做客观的介绍,供大家进一步­思考,这个对学生的启蒙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不希望有一个权威,在一个问题、一个观点上­做权威的解释,我希望能够有争论。我希望绝对不要学中国共产党的腐败学风,就是只准一­张嘴巴讲话的学风。我希望学习民主、传播民主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民主的过程。

记者:海外的流亡学生和知识分子,二十多年来,他们的活动大多数是抗议或者写批判文章­,现在已经开始从事民主教育工作,您觉得这是不是一种进步呢?

鲍彤:我们天天在进步。我们昨天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是昨天还没有做­的事情。因为它本身就是行动的积累、过程的积累,也是认识的积累。我希望这一件好事能­够认认真真的坚持下去。我看到有些事情有一个很好的开头,但没有坚持的过程,往往没有­起到应该起的作用。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始终坚持,我相信有这个可能,因为民主的过­程本身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坚持的过程,本身是不断提出问题来,需要­讨论问题、需要研究问题、需要解决问题的过程,因此本身一个进行式,是不断发展的过程­,跟着这个发展过程来坚持下去。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办得好,超过名声很大的、组织­很强的那个什么"孔子学院",能够在推动中国有实质性的进步方面做出努力,做出贡献。

在采访将要结束时,记者问鲍彤先生对"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还有什么要说的,鲍彤嘱咐­记者:一定要代他向复校筹备组的五位成员致意,向同为复校发起人的89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严家祺先生致意。

以上是特约记者CK发自旧金山的报道。

2013年5月17日
鲍彤接受电话采访

2013年6月1日星期六

天安門民主大学再開宣言

    二十四年前の六月三日夜、天安門民主大学は血と火の洗礼の中で誕生した。これと同時に、数千の同胞達が民主の女神像とともに機関銃と戦車の下に倒れた。だが、彼らの国のため、市民のため、犠牲となり身を捧げた正義の精神は末永く留まり、永遠に歴史的記録として残されることであろう。今日、中国は一党独裁の速やかなる終結、政治的大転換の実現が求められており、一九八九天安門民主化運動二十四周年を記念し、我等、中国国内外の断固たる中国民主化の推進者は、一堂 に会し、天安門民主大学の再開と発展拡大を決定した。  
   
    現在の中国は、一党独裁下にあり、至る所、みな災いに見舞われている。大河、湖沼、大海、そして大地も天空も、全て壊滅的汚染と災害的破壊に遭遇している。経済発展の成果は極めて少数者の手の内に集中し、汚職官僚達は略奪搾取して得た富を中国国外に移している。そして逆に、汚染した自然環境を、略奪搾取された者とその子孫に残している。人文環境の災難たるや更に深刻である。文化は尊重されず、無能無徳の小人輩が跳梁跋扈して権勢をほしいままにし、収賄により法を曲げ、他者の財産を騙し取り、他者を陥れ、数千年の文明を有する歴史あるこの国は、道徳が地に落ちて今や極限に達している。中国の自然環境と人文環境における 災難は、これを阻止しなければ、必ずや中華を破滅させ、そして世界全体にまで及ぶことであろう。これら災難は全て、一党独裁によるものである。  
   
    我等は、一党独裁は必ずや解体し、またこれは人心の欲するところであり、歴史上の必然であると堅く信ずる。百年にわたる民主化運動は継承され、自由人権、民主憲政を希求する潮流は、滔々として気勢溢れ、抑えることは不可能である。今日の災難は決して中国の宿命ではなく、中国はかつて輝かしい歴史、燦然たる文明を有していた。ただマルクスレーニン毛沢東の邪説によって、一党独裁という毒瘤が形成されたがために、中国の人人は度重なる厄災の淵に突き落とされたに過ぎない。我等は、民主憲政によってのみ民族を災難から救い出し、中国の 危機を解くことができ、これによって復興したる中華は、必ずや世界にとって福となることを堅く信ずる。  
   
    教育は立国の根本であり、民主教育は中国大転換にとって当務の急である。再開、発展拡大を遂げた天安門民主大学は、当年、追求した民主、自由、人権、法治という開学理念を受け継ぎ、智仁勇の全てを兼ね備えた人材を大量に育成することにより、中国の民主化の進展を推進するものである。自由人権、民主憲政、共通認識の形成、学識の伝承は我等の開学の趣旨であり、独裁の終結と憲政への回帰、自由民主、富の均等分配による新中国の建設は我等の闘争目標である。  
   
    再開後の天安門民主大学は、まずはインターネット大学の形で運営し、以って二十一世紀中国民主政治の「黄埔軍官学 校」と成らんことを期し、中国の民主化のために未来を背負って立つ幾千幾万もの人材を育成する。我等は民主自由を愛する中国国内外の各界の人人に対して、共に天安門民主大学を支持されんことを熱く呼び掛けるものである。署名サイト:http://TiananmenUniv.net 
   
    2013年6月2日、アメリカ合衆国サンフランシスコに於いて 
   
    顧問:余英時教授、楊力宇教授
    発起人:鮑彤、厳家祺、蒋亨蘭、徐文立、程凱、陳奎徳、万潤南、鄭義、蘇暁康、仲維光、還学文、李海、宋時雨、任松林、胡石根、北明、張伯笠、王軍涛、廖亦武、韓連潮、葛洵、王国斉、張林、康玉春、貢嘎扎西、熊焱、劉俊国、凌森、馬少方、郭海峰、夏明、封従徳、王有才、方政、于世文、陳衛、安寧、楊海、唐荊陵、胡佳(年齢順)
    設立準備 グループ:方政(呼び掛け人)、熊焱、封従徳、張伯笠、葛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