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6日星期日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宣言》藏文版

དམངས་གཙོའི་སློབ་ཆེན་བཀག་པ།

 འདོན་སྤེལ། ༢༠༡༣/༠༥/༢༠

ཕྱི་སྡོད་རྒྱ་རིགས་ཤེས་ཡོན་པས་གནམ་བདེ་སྒོ་མོ་ཆེའི་དམངས་གཙོའི་སློབ་ཆེན་དྲ་ཐོག་ནས་དབུ་འབྱེད་བྱས་ཏེ་ཆུ་ཚོད་ ༡༠ ཙམ་ལས་མ་འགོར་བར་རྒྱ་ནག་ནང་བཀག་འགོག་བྱས་ཡོད་འདུག

ཟླ་འདིའི་ཕྱི་ཚེས་ ༡༧ ཉིན། པེ་ཅིན་གནམ་བདེ་སྒོ་མོ་ཆེའི་དོན་རྐྱེན་གྱི་དབུ་འཁྲིད་པ་དང་ལས་འགུལ་ནང་མཉམ་ཞུགས་གནང་མྱོང་བའི་ཕྱི་སྡོད་རྒྱ་རིགས། དེ་བཞིན་རྒྱ་ནག་ནང་གི་དམངས་གཙོ་དང་འགྲོ་བ་མིའི་ཐོབ་ཐང་སྲུང་སྐྱོབ་བྱེད་པར་ཐོག་མཐའ་བར་གསུམ་དུ་རྒྱབ་སྐྱོར་གནང་མཁན་གྱི་ཕྱི་རྒྱལ་བ་བཅས་ཀྱི་གཙོ་གཉེར་འོག གནམ་བདེ་སྒོ་མོ་ཆེ་དམངས་གཙོའི་སློབ་ཆེན་དྲ་ཐོག་ནས་སླར་གསོ་དབུ་འབྱེད་གནང་ཡོད་ཀྱང་། ཆུ་ཚོད་ ༡༠ ཙམ་ལས་མ་འགོར་བར་རྒྱ་ནག་ནང་བཀག་སྡོམ་བྱས་ཏེ་དྲ་སྒོ་འབྱེད་མི་ཐུབ་པར་གྱུར་ཡོད་འདུག 

སློབ་ཆེན་སླར་གསོ་གོ་སྒྲིག་ཚོགས་ཆུང་གི་མགྲིན་ཚབ་པ་ཧྥང་ཀྲིན་གྱིས་གསར་འགྱུར་བརྒྱུད་ལམ་དུ། སློབ་ཆེན་དེ་སླར་ཡང་དྲ་ཐོག་ནས་དབུ་འབྱེད་གནང་བར་འཛམ་གླིང་གི་ཡུལ་ཕྱོགས་གང་ས་ནས་ཤེས་ཡོན་པ་མང་པོས་དགའ་མོས་ཆེན་པོ་ཐོབ་ཡོད་ཀྱང་། དབུ་འབྱེད་གནང་རྗེས་ཆུ་ཚོད་ ༡༠ ཙམ་གྱི་རྗེས་སུ་རྒྱ་གཞུང་གི་དྲ་ལམ་འགོག་རྒོལ་བས་བཀག་འགོག་བྱས་ཏེ། རྒྱ་ནག་ནང་ལོགས་ནས་སློབ་ཞུགས་ཐོ་འགོད་སོགས་བྱེད་པར་དཀའ་ངལ་འཕྲད་ཡོད་ཀྱང་། ཕྱོགས་གཞན་ཞིག་ནས་བལྟས་ན། སློབ་ཆེན་དེའི་གལ་ཆེན་རང་བཞིན་གསལ་བོ་མཚོན་ཡོད་སྟབས། ལས་གཞི་དེ་རྒྱ་ནག་ནང་སླར་གསོ་བྱ་རྒྱུ་མཚམས་འཇོག་བྱེད་རྒྱུ་མིན་ལུགས་བརྗོད་འདུག 

གནམ་བདེ་སྒོ་མོ་ཆེ་དམངས་གཙོའི་སློབ་ཆེན་ཞེས་པ་དེ་ནི། ཕྱི་ལོ་ ༡༩༨༩ ཟླ་ ༦ ཚེས་ ༣ ཉིན་གྱི་མཚན་མོ་ཆུ་ཚོད་ ༡༠ ཐོག་རྒྱ་ནག་པེ་ཅིན་གནམ་བདེ་སྒོ་མོ་ཆེའི་མདུན་ཐང་དུ། དམངས་གཙོ་དོན་གཉེར་ཅན་སློབ་ཆེན་དགེ་རྒན་དང་སློབ་མ་ཁྲི་ཕྲག་མང་པོ་འདུ་འཛོམས་ཐོག་གསར་དུ་དབུ་འབྱེད་གནང་ཡོད་པ་དང་། དབུ་འབྱེད་གནང་ནས་ཆུ་ཚོད་ ༢༤ ཙམ་ལས་མ་འགོར་བར་རྒྱ་གཞུང་གིས་ལྕགས་འཁྲབ་འཁོར་ལོ་དང་མེ་མདས་རྩ་གཏོར་བཏང་ཡོད་ཀྱང་། ཕྱི་སྡོད་རྒྱ་རིགས་ཤེས་ཡོན་པ་དང་དམངས་གཙོ་དོན་གཉེར་མཁན་ཚོས་རྒྱ་ནག་ནང་རང་དབང་དང་དམངས་གཙོ། འགྲོ་བ་མིའི་ཐོབ་ཐང་སོགས་ཁྱབ་སྤེལ་དང་། ལོ་རྒྱུས་ཀྱི་དངོས་བྱུང་དོན་རྐྱེན་ལ་ཕྱིར་དྲན་བཅས་བྱེད་པའི་ཆེད་དུ། ཟླ་འདིའི་ཕྱི་ཚེས་ ༡༧ ཉིན། སློབ་ཆེན་དེ་བསྐྱར་དུ་དྲ་ལམ་http://TiananmenUniv.net བརྒྱུད་དེ་དངོས་སུ་དབུ་འབྱེད་གནང་ཡོད་ཅིང་། དྲ་ཐོག་ནས་སློབ་མ་བསྡུ་ལེན་དང་སློབ་ཁྲིད་སོགས་མགོ་འཛུགས་བྱས་ཡོད་འདུག 

ཤོག་ངོས་འདི་ཐེངས་ ༡༥༦༩ ལ་བཀླགས་འདུག

  原文链接 TIBET TIME

2013年5月24日星期五

余英时写信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荣誉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余英时,近日写信祝贺在八九“六四”后被迫停课的“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他并为学校题写了校名。余英时教授对记者表示:“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是“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他对这所大学复校“有很大的期待”。 

余英时教授5月21日在给“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委员会的贺信中写道:“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决定复校后以‘自由人权、民主宪政’为终极的宗旨,号召天下,这是一个天大的喜讯。我深信这一浴火重生的民主大学必能造就大批的人才,最后实现它的宗旨”。 

余英时教授日前在普林斯顿的家中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再次对诞生于89民运中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表示支持。 

他说:“当时那个大学虽然只办了几个小时,但是还是有影响的,就是追求自由人权、民主宪政,特别强调的是教育下一代非常重要。所以能在网上办这样一所大学,我觉得是很好的事情,我对它有很大的期待。” 

余英时教授接着谈到,“六四”至今24年,是“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很好的时机。 

他说:“时间是很对的。民主大学是民间办的,中国真要实现民主,一时还看不出官方有什么改变,所以大学教育就很重要。先让大家接受观念,然后作为追求的目标,我觉得这是值得做的很要紧的事情。现在网络发达,在中国影响非常大,这是当年天安门广场没有的东西,现在通过网络,可以传到很多人。” 

余英时教授已经同意担任“天安门民主大学”的顾问,并在5月17日,与海内外四十多名知名人士一起发表《复校宣言》。 

虽然不到十个小时,复校网页便被中国政府的网络防火墙屏蔽,不过余英时教授说:“还不能封得那么死,总是有办法辗转传进去。民主大学在国内让网上公开流行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会这种幻想说大陆会容许。共产党不容许任何危害它政权存在的东西流行,所以我们只能做自己的事情。我认为事情非常困难但是要办,办的结果我们现在不能预言,我们只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说不定有奇迹出现。” 

余英时教授表示,自己的心和“天安门民主大学”在一起,但年事已高,做不了更多的事情,所幸的是现有这样多年轻人参与。 

他说:“我相信教学人才并不缺乏。从前大陆89年的时候教育还没有开放,普世价值的知识还没有传播到中国区。现在经过这24年,在国外留学的、学成的,甚至在各大学教书的人多得很,现在有更多的条件办好这所大学了。”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流亡欧洲的异议人士高度评价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图片: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当做精神病人关押十三
年的流亡德国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
在八九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日前,当年参与六四的部分学运领袖和知识分子决定恢复并且扩建当年在广场上成立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因为六四而被迫流亡欧洲的异议人士纷纷祝贺并且高度评价复校。 

在八九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日前,以流亡美国的一些当年六四学运领袖为首,召集散居在国内和世界各地的当年的学运人士,以及一些知识分子宣布恢复并且扩建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成立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听到这个消息,很多流亡欧洲的异议人士、以及民运、人权团体立即公开表示了祝贺和支持。 

流亡荷兰的陈忠和先生,八九年就积极在湖北武汉投身当地的工人民主运动,九八年又参与创建中国民主党,其后被判刑七年,刑满后于二零一一年流亡荷兰。现在是中国民主党荷比卢地区总部主席。关于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他对记者说,“我看到了这个消息,非常振奋。我就给他们发了个贺电。在贺电中我说,北京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这个事实证明推进中国的宪政民主将加快脚步,对结束共产党的独裁专制将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将培养更多的有民主思想的进步人士,希望学校能办得越来越好,吸引更多的国内进步青年参与。” 

流亡德国的王万星先生,他的命运和六四事件有着直接的联系,因此对于复校感到非常激动,他对记者说,“我实在是要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尤其是我看到有几位国内我认识的青年也是发起人。九二年六四前,有几位二十多岁的参加过六四学运的学生领袖,他们集合了二百多位大学生,为了让民众不忘六四要举行公开抗议活动,当时我四十三岁,担心他们的安全,同时我自己对于八九六四也内心也一直有些纠结,因为我在八九六四的时候没有能够为避免更多的伤亡而到天安门广场为学生们去进行抗争。那时我感到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可以为他们承担危险,为此我采取了到天安门广场公开打出标语要求平反六四的行动。从而避免了他们遭受直接的迫害。其后我被当做精神病人关押了十三年。我很高兴为保护他们我尽了力,更高兴的是我熟识的这些青年人顺利发展到今天,并且承担起责任。” 

为此,王万星先生对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充满期待,他说,“现在他们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很多人在事业上都有所成就。我希望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发挥承前启后,让人们不忘六四的责任。而且我也希望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能够让更多的留学生,更多的人到这里来有所参与。就像现在东德的很多监狱变成了民主大学一样,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继续,更加实际地操作下去。”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

联署人地理分布图

此图显示,三分之二的联署人来自中国大陆,支持「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宣言」。


细部(点击看大图):
欧洲东亚北美

* 注:此图所用数据仅为示范,並非联署人的实际联署顺序和确切地理坐标,仅根据其填写的资料示意其所在城市。

2013年5月20日星期一

鲍彤:民主大学肩负启蒙任务意义深远

在89民运中诞生的“天安门民主大学”,6月3日开学不到24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被迫停课撤离天安门广场。近24年后的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将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校址设于美国旧金山,并成立了由方正、张伯笠、封从德、熊焱、葛洵五人组成的复校筹备组。四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联名发表复校宣言。在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期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为发起人之一。本台驻旧金山特约记者CK日前通过越洋电话访问了鲍彤先生。鲍彤表示:他愿意报名读“天安门民主大学”初级班。他认为目前在中国,民主启蒙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他相信“天安门民主大学”一定能够办好,超过现在名声很大的“孔子学院”。

记者:鲍彤先生,旧金山这边正在筹备恢复“天安门民主大学”,这个大学经历了24年,又以原来的名称复校,您的评价怎么样? 

鲍彤:我很高兴。作为国内发起人之一,恢复这个大学,我感到荣幸。我应该报名参加这个学校的初级班,从第一课开始学起。我觉得在中国进行民主启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启蒙才有实践。当然并不是说启蒙可以代替实践,但在今天中国大陆,谈民主的实践,恐怕在相当程度善是一种奢望,但进行民主的启蒙,这是迫切的、现实的要求。我觉得我就需要民主启蒙,因此如果这个学校恢复的话,我很愿意成为这个学校初级班一年级的学生,尽管我八十多岁了。 

记者:您认为这个学校办起来之后,应该坚持怎么样的办学原则呢? 鲍彤:我想办学原则本身应该体现民主。对民主的理解实际上是不完全一致的,也不可能完全一致,永远不可能完全一致。民主本身是在争论、讨论、实践、修改当中不断的有所充实、有所完善、有所否定、也有所肯定。因此我希望能够把各种关于民主的学说,跟在各种不同条件下实践民主的经验教训,广泛搜集起来,向大家尽可能做客观的介绍,供大家进一步思考,这个对学生的启蒙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不希望有一个权威,在一个问题、一个观点上做权威的解释,我希望能够有争论。我希望绝对不要学中国共产党的腐败学风,就是只准一张嘴巴讲话的学风。我希望学习民主、传播民主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民主的过程。 

记者:海外的流亡学生和知识分子,二十多年来,他们的活动大多数是抗议或者写批判文章,现在已经开始从事民主教育工作,您觉得这是不是一种进步呢? 

鲍彤:我们天天在进步。我们昨天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是昨天还没有做的事情。因为它本身就是行动的积累、过程的积累,也是认识的积累。我希望这一件好事能够认认真真的坚持下去。我看到有些事情有一个很好的开头,但没有坚持的过程,往往没有起到应该起的作用。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始终坚持,我相信有这个可能,因为民主的过程本身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坚持的过程,本身是不断提出问题来,需要讨论问题、需要研究问题、需要解决问题的过程,因此本身一个进行式,是不断发展的过程,跟着这个发展过程来坚持下去。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办得好,超过名声很大的、组织很强的那个什么“孔子学院”,能够在推动中国有实质性的进步方面做出努力,做出贡献。 

在采访将要结束时,记者问鲍彤先生对“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还有什么要说的,鲍彤嘱咐记者:一定要代他向复校筹备组的五位成员致意,向同为复校发起人的89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严家祺先生致意。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2013年5月19日星期日

天安門民主大學將浴火重生


洛杉磯 — 1989年六四前夕,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曾短暫出現天安門民主大學,將近24年後,中國和海外一群支援中國民主化的推動者,決定在紀念六四民運24週年之際,宣佈恢復和擴建天安門民主大學。

 *八字箴言:民主自由人權法治* 

1989年六月三日晚上,在北京的天安門廣場,由學生構想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在解放軍壓境的時刻誕生,名譽校長嚴家祺深夜在廣場講了第一課,大學就在軍事鎮壓下消失了。24年後,在美國加州的舊金山灣區,一群海外的民運支援者通過兩個多月的策劃,星期四晚上,以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擴建籌備組的名義發出消息,呼籲海內外支援者連署復校宣言。 

宣言指出,當今中國,一黨獨裁,遍地是災,環境遭污染,社會貧富懸殊,貪官斂財轉移海外,毒化環境禍遺子孫,生態與環境的災難若不遏止,必將毀滅中國並殃及世界,而這些災難都源於一黨專政。

 前天安門廣場學生領袖封從德説:"建校的宗旨就是八個字: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是當時的辦學理念 。"

 *復校呼聲始於中國國內* 

籌備組的召集人是六四淩晨在北京六部口被坦克碾斷雙腿的學生方政,以及熊焱、封從德、張伯笠和葛洵。 

目前已經有中國和海外四十多人擔任發起人,包括嚴家祺、蔣亨蘭、徐文立、陳奎德、萬潤南、鄭義、蘇曉康等。美國的余英時和楊力宇教授擔任顧問。 

召集人方政説:" 鮑彤老先生非常支援,他願意在國內做我們的發起人,利用他的影響力,他的參與在國內有很大的影響力。還有一些在國內主要是六四一代當年的學生,和很多跟六四有相關背景的人,還有唐荊陵和胡佳,他們可以説是六四後的,在國內比較積極的,不管是在維權領域還是在其他社會活動領域,是比較積極推動中國人權和民主進步的這些人士,這也凸顯了我們更針對年輕人。" 

封從德也表示,復校的呼籲主要來自中國國內,第一批發起人當中過半數在中國。 


*民主教育促進中國公民社會* 

封從德指出,中國的年輕人渴望取得實踐民主的知識,像非暴力抗爭的方法,以及開會和選舉的規則等等。民主大學可以提供他們這方面的識做知識,掌握方法。 封從德説:"這樣一來,才可能有一個比較健全的,可以組織起來的民間社會,來抵抗中國現在兩方面最大的威脅,第一是潰爛,就是誰也動不了,最後整個完全腐爛了,整個社會崩塌。另外一種是可能爆發無序的革命,那種革命我相信是誰也不希望的。"

 *基地建矽谷校園無疆界* 

宣言指出,復校後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先期將以網路大學的形式出現,希望辦成中國民主政治的黃埔軍校,為中國民主化培養成千上萬的棟樑之才。方政表示,這是一個長期的工作,需要更多熱愛民主自由的海內外人士支援,參加連署簽名。 

封從德和方政都認為中國當局可能會進行打壓。 

封從德説:"我相信他們會簡單的把它封鎖住,讓大陸的人不太容易看得見它而已,但是我們知道翻墻的人也很多,所以它照樣有傳播的空間,而這個空間並不小。" 

天安門民主大學估計在一年後可以正式在網路上開課。

原文链接 美国之音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被网封 熊焱谴责当局害怕真相

海外八九一代倡议恢复并扩建天安门民主大学的信息一经发布,中国官方即通令封锁网站,倾力拦阻相关信息。八九学运学生领袖之一熊焱在第一时间通过个人手机发出短信,对此表达强烈抗议,谴责当局恐惧真相、害怕光明。

目前在美国担任军中牧师的熊焱,对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宣言一发布即招来中国官方在网上搭墙封锁之举提出抗议。熊焱代表个人表示,从当局下令封网体现海内外纪念六四活动已然是遍地开花的民主火炬,照见统治者想方设法遮掩屠杀百姓的罪行。 

他说:“我们发布复校倡议不及十小时,就发现网站在中国大陆被封锁了,换言之,中国大陆人民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进入天安门民主大学网站阅读,我们也因此知道中共一党专治政权害怕光明、害怕真相,甚至害怕自由资讯时代。但是,今日已是人人呼唤自由的时代,也是人人享有自由资讯的时代,面对时代潮流,任何政权都无法抵挡。此事件也说明中共政权的虚弱,也看出习近平做的'中国梦'是虚弱的梦、欺骗的梦,他们仍想掩盖历史真相。” 

1989年6月3日晚上十点,天安门民主大学在广场上举行开学仪式,以行动和思想凝聚力量,在学运局势急剧恶化的时刻冲撞当局的政治围墙。尽管学生用大笔写上校名的布条不敌国家暴力,在坦克近逼和枪声中仓促被收起,熊焱至今回想当时仍激动人心。 

熊焱说:“当年成立天安门民主大学,的确是在很特殊的环境之下,6月3日晚上,解放军戒严部队即将动武镇压老百姓的消息已经传开,虽然有人因此感到惊慌,但广场上的人们镇定自如,按原订计划成立天安门民主大学。虽然最后天安门民主大学只存在数小时,但当时由名誉校长严家其开讲第一课,群众在民主女神像塑下听讲,那精神至今不死。经过了二十四年,我们在网络发达环境之下恢复成立网络版,继承当年的精神,毕竟人们没有忘记六四。我们在海外通过资讯自由平台推广民主自由和人权法治等理想,不管今日的中国共产党手中有多少钱财和权力,在自由资讯时代和历史潮流面前,也仅如同螳臂挡车一般无力。” 

当“六四”又成为中国官方最敏感关键词,因当局高压封锁信息造成年轻一代对这段历史或有空白,网络上早已疯传为数百万视频,在六四将近之时,由此进入全年点击密度最高峰。 

熊焱指出:“今日已是资讯发达时代,就算无法通过正常渠道进入天安门民主大学网站,在中国大陆会有愈来愈多人有兴趣'翻墙',冲破官方对网络的封锁。”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1989年6月3日建立、开学不到24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被迫停课的“天安门民主大学”,2013年5月17日宣布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但不到10个小时,复校网站便被中国防火墙屏蔽。复校筹备组发言人指出:遭到屏蔽的复校网站登录人数人仍快速增加,阻挡“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将是徒劳的。下面是特约记者CK的报道。

5月17日“天安门民主大学”以网络大学形式复校。复校筹备组召集人兼发言人方政表示:海内外各界对“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反应非常热烈。复校网站在七个小时后,即遭到中国政府网络防火墙的屏蔽,这比1989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开学授课不到24小时,便在“六四”解封军的坦克的碾压和冲锋枪扫射下被迫停课,时间还要短,但“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却不会停止。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筹备组为此发表声明指出:“专制者竟如此虚弱,它害怕天安门民主大学的浴火重生。但是我们坚信,全世界爱好民主自由的人们一定会支持天安门民主大学的恢复和扩建。” 

18日中午方政接受记者采访,他对中国政府屏蔽“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网站表达强烈抗议。方政并表示:“网络封锁增加了国内民众登录这个网站的难度,但从另一方面,也突显了‘天安门民主大学’的重要性。当然我们也知道,唯翻墙者得自由,中共的防火墙构筑得再强大,也阻挡不住人们寻求自由的脚步,所以从他们封锁网站到现在不到一天的时间,我们网站的点击量依然快速增加。” 

方政表示:中国政府封锁“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网站,是意料中的事。他说:“前几天国内风传中共的一个内部规定,在大学里‘七不讲’(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他们不讲的,就是‘天安门民主大学’要讲的,这是他们所畏惧的。” 

方政强调:“天安门民主大学”是一所网络大学而不是民运组织,筹建网络大学工作任务繁重,所有筹建工作将按照建一所大学的要求有条不紊的进行。今后筹备组将及时的在复校网站上通报复校的各项事宜,并解答各界人士提出的问题。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天安门民主大学网站被中国当局封锁

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与扩建筹备组星期六披露,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和扩建宣言及其呼吁联署倡议书发布不到10小时,其网站已被中国当局的防火长城封锁,中国大陆的网友无法进入这个网站http://TiananmenUniv.net。

据悉,天安门民主大学旨在传播自由、民主、人权、宪政等普世价值,通过民主自由启蒙教育培养智、仁、勇全备的优秀人才,为中国的民主大转型尽力。天安门民主大学诞生于1989年6月3号。倡导成立这所大学并分别担任校长和名誉校长的是前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张伯笠和前中国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长严家祺。

目前,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的发起人,有六四后流亡海外的学运领袖和知识分子以及长期关注和支持中国民主与维权运动的各界人士。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

「天安門民主大學」將以網絡學校形式復校


【大紀元2013年05月18日訊】(自由亞洲電台)八九「六四」前夜創建,開學授課不到二十四小時,便在解放軍坦克碾壓和衝鋒鎗掃射下被迫撤離天安門廣場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將在海外以網絡學校的形式復校。復校籌備組已經開始運作。海內外四十多位知名人士聯名發表復校宣言,復校宣言目前正廣泛徵集簽名聯署。 

「天安門民主大學」誕生於1989年6月3日。倡導成立這所舉世無雙的大學並分別擔任校長和名譽校長的,是前天安門廣場學生領袖張伯笠和著名政治學者、前中國社科院政治研究所所長嚴家祺。當嚴家祺登上講台,講授建校後第一課的時候,解放軍的坦克正在長安街行進,密集的槍聲正逼近天安門廣場。 

而24年後的今日,「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的發起人,有「六四」後流亡海外的學運領袖和知識分子,有海內外著名政治異議人士、知名學者,有長期關注和支持中國民主與維權運動的各界人士。 

他們中,包括趙紫陽擔任總書記時期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秘書鮑彤,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榮譽教授、克魯格人文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獲得者余英時,美國西東大學榮譽教授、前亞洲學系主任楊力宇,還有嚴家祺、徐文立、陳奎德、萬潤南、鄭義、蘇曉康、宋時雨、張伯笠、王軍濤、廖亦武、葛洵、貢嘎扎西、熊焱、封從德、方政、胡佳等四十多人。 

「天安門民主大學」首任校長張伯笠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復校後的「天安門民主大學」是當年「天安門民主大學」精神的傳承。 

他說:「當時我說我們這所大學是中國人民覺醒的自己的大學。如果我們被迫撤離了天安門廣場,民主大學要在校園、要在全國各地辦下去,我們傳播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事業不會停止。這次『六四』24週年,有識之士在海外把她重新建立起來,我們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就像是鳳凰涅槃一樣,在烈火中飛起來了,飛到全國各地去,我感到非常欣慰。我希望復校的民主大學能夠做得更有效,讓人們通過我們的民主課程,能夠接受民主的啟蒙,能夠提高整個中華民族的民主素質。」 

復校後「天安門民主與大學」總部設於美國舊金山,復校籌備組由方正、張伯笠、封從德、熊焱、葛洵五人組成,方正擔任召集人。 

方正表示,1989年6月3日,他曾在天安門廣場,上了「天安門民主大學」第一課。那時的青年人,對民主理論與知識有強烈的渴望,現在的中國年輕人,也和當年一樣。 

他說:「他們參與網絡和現實生活中的各種政治活動、社會運動,也充滿了熱情、充滿了理想。但是民主理念、民主素質,並不是很完備,需要豐富充實。怎麼辦?我們能做什麼?我們想到了,把『天安門民主大學』延續下去,發揚光大。」 

復校後的「天安門民主大學」不是一個網站,而是一所網絡學校;學校團隊也不是民運組織,而是辦理校務與教務的人員。 

據復校籌備組透露:「天安門民主大學」將於6月2日舊金山華人紀念「六四」24週年的集會上宣佈復校,然後便著手開學前的各項籌備工作,正式開學授課的時間將在明年的某個時候。

  原文链接 大纪元

2013年5月18日星期六

1990年香港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


在香港陋巷的一幢公寓裏.....──--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
法新社香港九日電
1990年2月10日

在香港陋巷的一幢公寓裏.....

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

只有一間教室一間辦公室 面積僅十七坪

法新社香港九日電


落在香港灣仔一條陋巷的一幢公寓,一樓大門口上方貼著一張紙,上書「天安門民主大學」七個字。

北京「天安門民主大學」於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中共血腥鎮壓民運的前一天成立,現在則在香港灣仔石水渠街「復校」。香港「天安門民主大學」的註冊名稱是「天安門民主大學香港籌備處」。發起人之一劉健慈(譯音)小姐說:「我們的目的是在大陸以外恢復天安門民主大學。」

劉小姐是香港嶺南學院翻譯系講師。她說:「我們沒有許多錢,也沒有義工。我們要走的路很長。」

「天安門民主大學」的面積只有六百平方呎(十六點六坪),月租三千六百港元(新台幣一萬二千元),只有一間教室和一間辦公儲物兩用的房間。但該校還在試辦一份季刊。

「天安門民主大學」共有學生一百八十人,修習七個科目,其中包括「台灣經驗」和「東歐社會經濟發展」。每科學費港幣一百元(新台幣三百五十元)。

香港「天安門民主大學」在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後兩星期成立。發起成立該大學的共有十幾人,大部份是大學講師,成立該大學的目的就是要表示和北京的學生團結一致。

【1990-02-10/聯合報/10版/大陸新聞/體育.戶外】

64memo.com - 2005

原文鏈接 (64memo.com)

2013年5月17日星期五

聲明:天安門民主大學網站遭防火長城(GFW)封鎖


各位朋友你們好!

有一件事情剛剛發生,特此向你們通報並通過你們轉給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們。

我們剛剛發現,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和擴建宣言及其呼籲聯署倡議書發布不到十小時,其網站已被中國當局的防火長城(GFW)封鎖,中國大陸的網友無法進入我們的網站 (http://www.tiananmenuniv.net/)。

天安門民主大學旨在傳播自由、民主、人權、憲政等普世價值,通過民主自由啟蒙教育培養智、仁、勇全備的優秀人才,為中國的民主大轉型盡綿薄之力。這是一個資訊的時代,一個人人呼喚自由的時代,歷史的潮流滾滾向前。

專制者竟如此虛弱,它害怕光明,害怕真相,害怕自由的資訊,也害怕天安門民主大學的浴火重生。但是我們堅信,全世界愛好民主自由的人們一定會支持天安門民主大學的恢復和擴建。

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
自由民主必勝!一黨專制必亡!

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與擴建籌備組

方政(召集人)、熊焱、封從德、張伯笠、葛洵

2013年5月17日

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签名联署

复校宣言


天安門民主大學復校宣言


二十四年前的六月三日晚,天安門民主大學在血與火的洗禮中誕生了。與此同時,數千同胞隨同民主女神像倒在機槍和坦克下,但他們為國為民犧牲奉獻的精神卻浩氣長存、青史永載。今天,在中國亟須結束一黨專制、實現政治大轉型之時,在紀念一九八九天安門民主運動二十四周年之際,我們,海內外一批中國民主化的堅定推動者,相聚一處,決定恢復和擴建天安門民主大學。

當今中國,一黨獨裁,遍地是災。江河湖海,大地天空,皆遭毀滅性污染與災難性破壞。經濟發展的成果集中到極少數人手裡,貪官們把劫掠和榨取來的財富轉移到國外,而把毒化了的自然環境,留給了被劫掠和榨取者與他們的子孫。人文環境的災難更為深重:斯文掃地,瓦釜雷鳴,貪贓枉法,巧取豪奪,坑蒙拐騙,數千年文明的古國,道德淪喪到無以復加的地步。中國生態與人文環境的災難若不遏制,必將燬我中華並殃及世界。這些災難皆因一黨專制而造成。


我們堅信,一黨專制必將解體,這是人心之所向,歷史之必然。百年民運,一脈相承,自由人權、民主憲政,浩浩湯湯,勢不可擋。今日的災難並非中國的宿命,泱泱華夏曾有輝煌的歷史,燦爛的文明。只因馬恩列斯毛之邪說,釀成一黨專制之毒瘤,才致國人跌入重重災難之淵藪。我們堅信,唯民主憲政能救民族於水火、解華夏於倒懸,而由此振興之中華,定將成為世界之福。


教育乃立國之本,民主教育乃中國大轉型之當務之急。恢復與擴建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將秉承當年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辦學理念,培養與造就一大批智仁勇全備的人才,以推進中國的民主化進程。自由人權、民主憲政,凝聚共識、薪火相傳是我們的辦學宗旨;結束專制回歸憲政,建設自由民主均富新中國是我們的奮鬥目標。


復校後的天安門民主大學,先期將以網路大學的形式出現,以期辦成二十一世紀中國民主政治的「黃埔軍校」,為中國的民主化培養成千上萬的棟樑之才。我們竭誠向熱愛民主自由的海內外各界人士呼籲,一起來支持天安門民主大學。簽名聯署方式:http://TiananmenUniv.net


2013年6月2日於美國舊金山


顧問:余英時教授、楊力宇教授
發起人:鮑彤、嚴家祺、蔣亨蘭、徐文立、程凱、陳奎德、萬潤南、鄭義、蘇曉康、仲維光、還學文、李海、宋時雨、任松林、胡石根、北明、張伯笠、王軍濤、廖亦武、韓連潮、葛洵、王國齊、張林、康玉春、貢嘎扎西、熊焱、劉俊國、凌森、馬少方、郭海峰、夏明、封從德、王有才、方政、于世文、陳衛、安寧、楊海、唐荊陵、胡佳(按年齡排序)
籌備組:方政(召集人)、熊焱、封從德、張伯笠、葛洵

顾问

余英时教授:哈佛大学历史学哲学博士,中研院院士,普林斯顿大学荣休教授,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得主
杨力宇教授:台湾大学毕业,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美国西东大学亚洲学系荣休教授,一生致力于两岸三地民主化研究

发起人名单:(按年龄排序,点击看大图)

鲍彤:1980年开始任赵紫阳的政治秘书,1989年5月28日被捕,因同情学运被判7年,1996年刑满释放后一直被软禁
严家祺:原中国社科院政治学所所长,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2009年出版《普遍进化论》
蒋亨兰:从1985年与黄雨川先生等创建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并任理事,2006年当选会长,以推动中国民主化为一生志业
徐文立:民主墙先驱,中国民主党创始人之一,两度入狱共16年,美国布朗大学荣誉博士、沃森国际研究所任高级研究员
程凯:原《人民日报》驻深圳首席记者、《海南日报》总编辑,「六四」后流亡海外,曾任《新闻自由导报》总编
陈奎德:复旦大学哲学博士,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执行主席,《纵览中国》网刊发行人兼主编
万润南:清华大学毕业,北京四通公司总裁,八九民运期间积极支持,六四后遭通缉逃亡海外,曾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
郑义:著名作家,八九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发起人,六四后遭通缉逃亡近三年,1992年经香港赴美,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
苏晓康:著名文学家、记者,《河殇》总撰搞人,六四后遭通缉流亡美国,曾任民主中国阵线理事、《民主中国》杂志社长
仲维光:中科院自然科学史所近代物理思想研究硕士,八九年后曾任德国莱茵笔会会长,《莱茵通信》主编,现为自由学者
还学文:北大哲学系毕业,洪谦先生研究生,德国雷根大学分析哲学硕士,八九年后曾任全德学联秘书长,现为自由学者
李海:北大哲学研究生,北大学生自治会联络部长,90年因六四纪念被关209天,95年因人道救助入狱9年,刑满后仍被监控
宋时雨:四川大学经济糸硕士,自贡市委党校四川省团校教师,因六四判刑二年,出狱后在国内继续推动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任松林:南开大学毕业,美国物理学博士,软件专家,曾任全美学自联理事、监事,长期关注和支持中国民主事业
胡石根:北大中文系毕业,北京语言大学讲师,1991年秘密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次年被捕,被判20年徒刑,2008年获释
北明:前山西社科院学者,八九民运积极参与者,六四后被关押近一年,后流亡美国,作家、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主持人
张伯笠:原北大作家班学员,本校前任校长,「六四」后逃亡二年到美国,新加坡神学院博士候选人,现任华人教会牧师
王军涛:原北大技物系毕业,曾任共青团中央候补委员,六四被判刑13年,1994年到美国,政治学博士,民主党全委会主席
廖亦武:著名诗人、流亡作家与底层研究者,2012年德国书商和平奖得主,因六四凌晨朗诵其长诗《大屠杀》而坐牢四年
韩连潮:北京外交学院毕业,耶鲁大学法学博士,约翰霍布金斯大学生物学哲学博士,美国国会运作专家,执业律师
葛洵:兰州大学物理系毕业,86年赴美,曾任全美学自联理事长,近年发起自由光诚等活动,高级技师、中国人权志愿者
王国齐:因「六四」带纠察队堵截戒严部队入狱近1年,1992年参与组建自民党被判11年,2003年刑满释放,家庭教会成员
张林:安徽蚌埠考区第一名考取清华大学,后肄业、辞去公职,在各地宣传自由民主理念,曾数十次被捕,监禁、劳改13年
康玉春: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学硕士,北京安定医院中医科医师,1992年参与组建自民党被判17年,2003年底获释
贡噶扎西:生于西藏拉萨,1982年流亡印度,83年至今在藏人行政中央工作,现任达赖喇嘛驻北美代表处华人事务负责人
熊焱:原北大法律研究生,六四幸存者,九二年在美国曾当选为中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军牧,教牧博士,Senior Pastor
刘俊国:中山大学研究生,八九民运时任广州高联主席,六四后遭通缉半年后逃亡美国,加州大学法学博士,现为开业律师
凌森:八九年为广东高校学生,为八九学运的献身精神和勇气所感动,六四后参与营救受中共追捕和迫害的学生和民运人士
马少方:原北京电影学院学生,六三在本校开学典礼上发言,六四后遭通缉入狱三年,刑满后一直在国内谋生,坚持读书
郭海峰:原北大国政系研究生,八九民运中任广场指挥部秘书长,六四后入狱4年,1997年再次被判7年,现居河南安阳
夏明:复旦大学国政系学士和硕士,美国天普大学政治学哲学博士,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致力于中国政治结构研究
封从德:原北大遥感所研究生,北高联主席,六四后逃亡十月到法国,宗教学哲学博士,主持六四档案、孙文学校网站
王有才:原北京大学物理系研究生,因六四入狱3年,98年组建民主党被判11年,2004年到美国,物理学哲学博士
方政:原北京体育大学学生,六四凌晨在六部口被坦克追碾失去双腿,中国残疾人运动会两项冠军,2009年流亡美国
安宁:原北京大学学生,八九学运骨干,因与胡石根等参与组建中国自由民主党被判刑11年,为自民党主要领袖之一
杨海:前青岛海洋大学学生,因积极参与和组织八九民运被捕并被开除学籍,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推动者,中华文化继承者
唐荆陵:广州著名人权律师,上海交通大学毕业,1999年获律师执照,曾参与太石村等一系列维权活动
胡佳:北京经济学院毕业,环保、抗艾滋维权、民权活动家,2008年被判刑3年半,同年获欧洲议会颁发的萨哈罗夫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