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3日星期四

流亡欧洲的异议人士高度评价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

图片:因为要求平反六四而被当做精神病人关押十三
年的流亡德国异议人士王万星先生
在八九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日前,当年参与六四的部分学运领袖和知识分子决定恢复并且扩建当年在广场上成立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因为六四而被迫流亡欧洲的异议人士纷纷祝贺并且高度评价复校。 

在八九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日前,以流亡美国的一些当年六四学运领袖为首,召集散居在国内和世界各地的当年的学运人士,以及一些知识分子宣布恢复并且扩建当年在天安门广场上成立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听到这个消息,很多流亡欧洲的异议人士、以及民运、人权团体立即公开表示了祝贺和支持。 

流亡荷兰的陈忠和先生,八九年就积极在湖北武汉投身当地的工人民主运动,九八年又参与创建中国民主党,其后被判刑七年,刑满后于二零一一年流亡荷兰。现在是中国民主党荷比卢地区总部主席。关于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他对记者说,“我看到了这个消息,非常振奋。我就给他们发了个贺电。在贺电中我说,北京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这个事实证明推进中国的宪政民主将加快脚步,对结束共产党的独裁专制将会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将培养更多的有民主思想的进步人士,希望学校能办得越来越好,吸引更多的国内进步青年参与。” 

流亡德国的王万星先生,他的命运和六四事件有着直接的联系,因此对于复校感到非常激动,他对记者说,“我实在是要祝贺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尤其是我看到有几位国内我认识的青年也是发起人。九二年六四前,有几位二十多岁的参加过六四学运的学生领袖,他们集合了二百多位大学生,为了让民众不忘六四要举行公开抗议活动,当时我四十三岁,担心他们的安全,同时我自己对于八九六四也内心也一直有些纠结,因为我在八九六四的时候没有能够为避免更多的伤亡而到天安门广场为学生们去进行抗争。那时我感到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可以为他们承担危险,为此我采取了到天安门广场公开打出标语要求平反六四的行动。从而避免了他们遭受直接的迫害。其后我被当做精神病人关押了十三年。我很高兴为保护他们我尽了力,更高兴的是我熟识的这些青年人顺利发展到今天,并且承担起责任。” 

为此,王万星先生对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充满期待,他说,“现在他们都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很多人在事业上都有所成就。我希望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使他们能够更好地发挥承前启后,让人们不忘六四的责任。而且我也希望天安门民主大学的复校能够让更多的留学生,更多的人到这里来有所参与。就像现在东德的很多监狱变成了民主大学一样,我希望这件事情能够继续,更加实际地操作下去。”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