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星期一

鲍彤:民主大学肩负启蒙任务意义深远

在89民运中诞生的“天安门民主大学”,6月3日开学不到24小时,便在“六四”镇压中被迫停课撤离天安门广场。近24年后的今天,“天安门民主大学”将以网络大学的形式复校,校址设于美国旧金山,并成立了由方正、张伯笠、封从德、熊焱、葛洵五人组成的复校筹备组。四十多位海内外知名人士联名发表复校宣言。在赵紫阳担任中共总书记时期的中共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常委秘书鲍彤为发起人之一。本台驻旧金山特约记者CK日前通过越洋电话访问了鲍彤先生。鲍彤表示:他愿意报名读“天安门民主大学”初级班。他认为目前在中国,民主启蒙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他相信“天安门民主大学”一定能够办好,超过现在名声很大的“孔子学院”。

记者:鲍彤先生,旧金山这边正在筹备恢复“天安门民主大学”,这个大学经历了24年,又以原来的名称复校,您的评价怎么样? 

鲍彤:我很高兴。作为国内发起人之一,恢复这个大学,我感到荣幸。我应该报名参加这个学校的初级班,从第一课开始学起。我觉得在中国进行民主启蒙是非常非常重要的,可能比民主实践更重要,启蒙才有实践。当然并不是说启蒙可以代替实践,但在今天中国大陆,谈民主的实践,恐怕在相当程度善是一种奢望,但进行民主的启蒙,这是迫切的、现实的要求。我觉得我就需要民主启蒙,因此如果这个学校恢复的话,我很愿意成为这个学校初级班一年级的学生,尽管我八十多岁了。 

记者:您认为这个学校办起来之后,应该坚持怎么样的办学原则呢? 鲍彤:我想办学原则本身应该体现民主。对民主的理解实际上是不完全一致的,也不可能完全一致,永远不可能完全一致。民主本身是在争论、讨论、实践、修改当中不断的有所充实、有所完善、有所否定、也有所肯定。因此我希望能够把各种关于民主的学说,跟在各种不同条件下实践民主的经验教训,广泛搜集起来,向大家尽可能做客观的介绍,供大家进一步思考,这个对学生的启蒙来说是很重要的。我不希望有一个权威,在一个问题、一个观点上做权威的解释,我希望能够有争论。我希望绝对不要学中国共产党的腐败学风,就是只准一张嘴巴讲话的学风。我希望学习民主、传播民主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民主的过程。 

记者:海外的流亡学生和知识分子,二十多年来,他们的活动大多数是抗议或者写批判文章,现在已经开始从事民主教育工作,您觉得这是不是一种进步呢? 

鲍彤:我们天天在进步。我们昨天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我们今天做的事情是昨天还没有做的事情。因为它本身就是行动的积累、过程的积累,也是认识的积累。我希望这一件好事能够认认真真的坚持下去。我看到有些事情有一个很好的开头,但没有坚持的过程,往往没有起到应该起的作用。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始终坚持,我相信有这个可能,因为民主的过程本身是一个活生生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可以坚持的过程,本身是不断提出问题来,需要讨论问题、需要研究问题、需要解决问题的过程,因此本身一个进行式,是不断发展的过程,跟着这个发展过程来坚持下去。我希望我们这个学校能够办得好,超过名声很大的、组织很强的那个什么“孔子学院”,能够在推动中国有实质性的进步方面做出努力,做出贡献。 

在采访将要结束时,记者问鲍彤先生对“天安门民主大学”复校还有什么要说的,鲍彤嘱咐记者:一定要代他向复校筹备组的五位成员致意,向同为复校发起人的89年“天安门民主大学”名誉校长严家祺先生致意。

  原文链接 自由亚洲